所谓盖世英雄x

【贺红】后知后觉 番外

坂田小春卷:

他们不曾表明心意。


可路过的每一枝每一叶每一束光都知道,他们彼此相爱,珍重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这座城市的春天花香弥漫,兰薰桂馥。


贺天下了地铁,在自动售贩机面前犹豫了两秒,买了罐汽水。凉意挨着肌肤盘根错节,很容易唤醒印在内里的记忆。


花天锦地,纷至沓来,拿着汽水追赶打闹的少年忽隐忽现。


他盯着手里的汽水,悄无声息笑出来。


关于这座城市的记忆停止在五年前那个盛夏,停止在精雕细刻的礼堂,停止在交换戒指的两双手。


贺家事业有成的Alpha回国后的婚礼,场面轰动。


他作为唯一的弟弟,换了妥帖西装,站在男人旁边,看着红毛从光影绰约的门口一步步走进来,青葱挺拔,眉清目秀。


婚礼进行曲悠扬悦耳,面朝自己走来的红毛美好的就像一场幻象。


这幻象包括了他们走过的巷口小路,打闹过的篮球场,赖在沙发上PK游戏,无意间勾缠在一起的手,以及跌入悬崖前的青涩欢喜......


红毛伸过来的手亲自打破了不堪一击的幻象,他走过贺天旁边,信息素郁郁青青沁甜撩人,男人牵住他,轻轻吻他的侧脸。


贺天低头,瞧见他脖子上铭刻的牙印,悄悄收回自己抬起的手。


他恍惚注视着神父前比肩而立的两个人,身体失去控制随波逐流,宾客鼓掌他跟着鼓掌,宾客喊着祝你们幸福他也跟着呢喃,祝你们幸福......宾客被新人的宣誓感动的掉泪他也跟着红了眼,站在最近的位置目睹了一场与自己无关的盛开。


神父问红毛,“你愿意吗?”


红毛笑着掉泪,只一眼,不顾礼节极轻的瞧了贺天一眼,睫毛颤抖着眨下来,掉了一滴泪,再抬眼,已是清浅笑意,直视他的Alpha,说,“我愿意。”


透骨酸心。


贺天笑中带泪,他把喉间的话敲碎了咽进肚子,在这热烈的氛围里把手都拍红。


礼成。


亲属逐一上去拥抱新人,他还不及这个成熟Alpha高,拥抱时男人久违的摸了摸他的后脑勺,像是迟来的慰藉。


所有人都在为他们感到高兴,所有人都在期待他们的幸福。


就像之前无数次楼底下的见面,贺天给了红毛一拳,大笑着,”这次终于没迟到,结婚比我快了一步。“


红毛皱着眉给回他一拳,仿佛这段岁月压根没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。


”你以为我是你啊,傻逼!“


他们在明亮大堂里简单的拥抱,贺天轻轻拍他的背,在他耳边迎来飘散的风。


”对不起,我迟到了。“


然后是长远的寂静,曾进去过的那处花海,永久的上了锁。


贺天在之后的考试中选择了离家很远的大学。


为了庆祝他升学,家里又刚办了喜事,全家兴致冲冲选地点要去旅游。


桌子上放着结婚相集,贺天在唧唧喳喳的讨论声里,指尖细细的描,盖住另一个人的脸,幡然醒悟回神,正巧撞上家人的询问,”贺天,你想去哪?“


他收回手,平淡无波,”我想去海边。“


男人去接下课的红毛,也踩着点进了家门,遭到同样的问题只微微笑下,帮弯下身的红毛解鞋带,”毛毛想去哪我就去哪。“


红毛停顿一下,埋头继续脱鞋子,”那就去海边吧。“


相同的答案。


还好没人在意,也没人知道黄昏里两个少年没实现的懵懂约定。


海风呼啦啦在耳边绕。


贺天睡不着,去沙滩上散步,脚底下是细软的沙,风很大,咸湿的水雾蒙了一脸。


水天一色的昏暗里,他看见了正在发呆的红毛。


捧了一手水,偷偷溜到那人身后,贺天大叫着洒过去,牙侧的小尖牙笑得闪闪发光,”嘿~surprise~“


红毛转过身,呆了两秒,气急败坏咬着牙,骂,”贺天,你完蛋了!“


他蹲下去把手伸进水里,开始一个劲朝贺天洒水。


海水漫过脚脖子,湿透的衣服黏在皮肤上,风一吹凉的起了小疙瘩,他们笑着闹着,在沙滩上追赶,海水涌上来,覆盖了踩下去的脚印。


贺天朝他比中指,”你湿的比我多!弱爆了!“


不甘心的omega扑过去,把贺天压在海水里,双手压住他的手,得意放肆,”又是我赢了!按惯例,快叫爸爸!“


波浪涌动,温柔包裹水里的身体,头发上的水滴掉在贺天脸上,怦然心动。


贺天大笑着,一个翻滚将他反压在身下,透澈海水淹没他的脖子,他低头,竭尽全力的喊,仿佛要突破海岸线。


”媳妇儿!媳妇儿!媳妇儿!“


红毛笑得发抖,声音却带了哭腔,他骂,”贺天...你要不要脸......“


一模一样的对话。


场景换成了那年没有去成的海边。


贺天抱起他,沙面陷下去一个个脚印,他把红毛放到离海面有足够距离的位置,黑发盖住眼睛,”我还有一件事没做。“


他在微亮星光里奔跑,挺拔背影像只巨大的飞鸟,他跑进森凉海水里,转身看他,目光灼灼。


种子在心里破开,繁茂滋长,就要爆发。


红毛第一次感受到了贺天的信息素,波澜壮阔,气贯长虹,是深海里蛰伏的鲸,混合着海风的清爽足以将人击溃。


自从知道分化结果,这个Alpha从不在他面前泄露自己的信息素。


他怕伤害他,更怕控制不住自己。


红毛后颈的印迹隐隐作痛,他摩挲无名指的戒指,朝贺天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
他懂了,贺天要做的一切,他都懂了。


云消雾散。


退潮了,贺天弯下腰,低低的笑,用手指一笔一划在沙面上写字——我爱你。


他在无尽海面里站得笔直,对红毛说,”我不会再回来了。“


他们离开了。


波浪卷过是温柔的无情,它抹去一切发生过的痕迹,不复存在。


汽水瓶身在阳光下溶出一滩水,贺天坐在树下的长椅上等,容貌气场俱佳的Alpha,吸引了许多艳羡目光。


一辆黑色轿车在他面前停住,车窗摇下来,露出与他极其相似的一张脸。


男人还没来得及说话,副驾驶上的孩子就瞅瞅他,又偏头瞅瞅自己的爸爸,雪白绵软的像块团子,奶声奶气说,”两个...两个...巴巴...“


”毛团,这是叔叔。“


男人捏了一把孩子的脸,顺势拎起他,打开车门让贺天坐进来,再把手里的小不点塞进弟弟怀里,表情毫无波动,”舍得回来了?待几天?“


他逗着怀里软绵绵的小孩,”正巧到这边出差,就回来看看。“


下了车,毛团就黏着男人不撒手,眉目跟那人一个模子印出来的。


家里布置没怎么变。


总觉得哪里奇怪,他在家里兜了个圈,干净得接近荒凉,鞋柜也好,杯子也好,关于那个人的东西统统没有了。


这是他心口的一根针,问出口都会痛,“他呢?”


正在给小孩泡奶粉的Alpha手抖了抖,稳重冷淡,盖好瓶盖晃荡,开口,“他生病了,我明天带你去看他。”


一夜无眠。


第二天男人带他出发,后座上放着好大一袋零食,新鲜的栀子花,还有个黑色的纸盒。


他没问,心跳得厉害,少年时的画面在脑子打转。


车停在陡坡的下面,这里春风和煦,安静的能听到鸟叫,馥郁花香沿着坡上两边纷纷扬扬。


贺天不可置信抬头盯着门口。


许久,声音干燥,颤抖着问他哥哥,“不...不可能...什么时候...为什么没...没告诉我...”


男人把后座上的东西抱给他,从未垮过的肩膀竟是脆弱的单薄,他始终不抬眼看上面,失了冷漠。


”三年前毛团出生的时候,他让我不要通知你,盒子是他最后要我交给你的,我没看过。“


临走前,男人捏着方向盘,指骨青白,一字一句都咬着牙。


”最后...最后...让他哭的...记挂的...都不是我......“


盒子上写着地址,贺天神志恍惚沿着冰冷石碑一排排找过去,只觉得寒意入骨。


墓碑上的照片雨打风吹已显得旧了。


这人没几张好看的照片,拍出来尽是凶神恶煞,眉头紧皱,时时刻刻不爽要去打人。


他觉得世界的运转出了差错,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他心心念念连碰都舍不得碰的人,就这样寂寞的躺在这个陌生的地方,没有鲜花,没有爱,只有冷冰冰的石头。


他瘫软着跪在墓碑面前,颤抖着手打开盒子,什么冷静什么伪装全去他妈的狗屁,眼泪无法自持,他绝望嘶吼着,痛苦的抱紧自己的头,脸贴住那张褪色照片,无望的爱恋。


仿佛咸湿海风吹过来,沙滩上的少年笑着,眼睛里却流着泪,回应他。


”贺天,如果我不是个omega就好了。“


”我可以不用依附任何人,我可以看谁不熟就揍他,我可以...想爱就去爱...如果我也像你...是个Alpha就好了......“


此刻的他就像回到了国外被黑暗遮盖的那条街道,他无能为力,他止步不前,他被命运耍得团团转。


盒子被打翻,一本书掉出来,是他在书店里塞给红毛的那本ABO生理知识。


边缘都被翻得起褶皱,打开来上面认真做了许多标记,红毛的字是真不好看,一度被他嘲笑,页面上的字迹明显是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写的。


翻开第一页还有他洋洋洒洒的签名,不同的是,在旁边......签上了红毛自己的名字,小小的,并列在他名字旁边。


还有一行极小的字,委屈可怜缩在最底下,为什么不是你。


贺天抱紧那本书,跪在地上痛哭失声。


所有的,美好的,温馨的记忆,在云树遥隔里眉花眼笑,他们不曾分离,在青涩懵懂的年纪。


他们不曾表明心意。


可路过的每一枝每一叶每一束光都知道,他们彼此相爱,珍重。


他们有过的最亲密的距离,是一个拥抱。


心脏贴着心脏,隐秘的,炙热的,强烈的情感,传达给对方。


脱离世俗的栓锁,敲碎强加在身体上的头衔。


所有冰冷的石碑都见证了这个Alpha浓烈绽开的窒息爱意,这里没有漫过脚的海水,没有对视时扬起的海风,他没有喊出来的话。


”我喜欢你!“


”我爱你!“


”红毛,和我在一起好吗!“


生花妙笔,寸草生晖,他砸开了那把锁,曼妙树影里,早已人去楼空。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请拿小红心和小蓝手安慰我QAQ

评论

热度(54)

  1. 所谓盖世英雄x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啊啊啊啊啊零酱~坂田小春卷 转载了此文字